Would you Marry Me?

 

(2) 驚喜?

 

 

Andy xi現在心情如何?」姜權佑PD一大早追著李先鎬的行程來到了大峙洞的公司,等他參加完會議之後,終於把他邀請到附近定好的咖啡店裡,趕快招呼攝影機,然後遞上麥克風。

 

「嗯……很糟。」李先鎬歪著頭想了下,回應了這樣的答案之後,有些不好意思的乾笑了起來。

 

「為什麼呢?」有些意外他的答案,姜權佑PD不免又追問了句。

 

「我已經有“老婆”了說,現在又再婚是怎麼樣……」李先鎬有些不安的擦了擦手心,然後低聲的嘟嚷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抬起頭,看向姜權佑PD。「該不會我老婆的人選就是solbi吧?」

 

「是呀!Andy有參加過呀……」像是在感嘆一般,姜權佑PD推了推眼鏡,然後轉頭朝作家確認着什麼。

 

「是solbi嗎?」看着他的作為,李先鎬狐疑的表情沒有從臉上揭去,他轉頭看著期他的工作人員,想從他們臉上看出點什麼……

 

然而,每當他的視線掃過的每一張臉孔,都看到對方飄散或閃避的眼神,一種奇異的低氣壓突然生成在店中的一角。

 

Andy xi 有想到要怎麼給的對方一個驚喜嗎?」姜權佑PD輕輕咳了下,打破這空氣中不正常的氣氛,想將話題導回。

 

「是吧!我猜對了吧!」然而,李先鎬卻因為對方故意忽略他的問題表現,而定下了答案。興奮的雙手互拍,原本緊張到有些僵硬的身體,此刻才恢復了鬆軟,朝沙發背上靠去,翹起二郎腿,一隻手捂著小嘴,閃亮的眼神不知道在打量着什麼。

 

【哥哥們應該也已經收到了同樣的指令了吧?】

 

【真期待呀!特別是晸赫哥,他一定緊張得手足無措,說不定這下又要打電話給彗星哥抱怨什麼……】

 

想到此處,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些。

 

【幸好是認識的人呀……】

 

【既然自己這邊是solbi,那朴忠栽那邊應該不會是……李詩英吧?】

 

他也只有見過那個女孩一次,那次他們六個聚餐,這個女孩突然地現身,然後隔沒多久,就看到朴忠栽發表的戀愛聲明……

 

然而,與他們在演藝圈的艱難一樣,他們的戀愛經歷似乎直到現在也都沒有誰能達到完美的結局……

 

 

Andy xi?」

 

「……早點說是solbi,我就把戒指帶出來了……現在回去拿還來得及嗎?」被打斷了意想,李先鎬轉頭笑了笑,然後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個……嗯?怎麼了?」姜權佑被這問題塞住了口舌,正考慮着要不要透露對方的訊息給眼前這已經陷入固定角色扮演的男子知道,眼角就看到工作人員正朝他比劃著什麼。

 

「對方到了。」

 

「到了?」聞言,李先鎬立刻站了起來,抬頭往店門口的方向看去。

 

看到一組人馬匆匆的進入,然後在門口組織好,準備拍攝對方進入的畫面,李先鎬突然站起身,然後轉身躲到沙發後面。

 

Andy xi?」

 

「嘿嘿,我躲一下,給solbi一個驚喜……」聽見PD的驚呼,李先鎬從沙發後面露出半顆頭,笑彎的眼睛掩飾不住的興奮,卻一轉成為呆滯……

 

因為飄向門口方向的視線中,捕捉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前進?」

 

「呃,Andy?你怎麼也在這邊?」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朴忠栽轉頭望去,就看到沙發後面李先鎬的身影時,腦袋像是當機一樣的空白了一陣子。

 

「我在錄製呀……」聽見朴忠栽的問句,李先鎬老實的回應着。五個哥哥裡面,他最不會應對眼前這個男子,每次站在他身邊總有種彆扭的氣氛在他們之間流竄。

 

「錄製?神話放送?……」轉頭看了下,身旁果然盡是一些熟面孔。

 

【現在這是什麼狀況?】

 

憑著在綜藝圈打滾多年的經驗,讓他下意識的往“可行”的方案上想着。

 

「喔~~要一起揭露對像是誰嗎?」

 

然而這個答案卻沒有得到些許的認同,反而幾個工作人員臉上的表情,讓他突然想起了某集大家在背後惡搞神話隊長時的氛圍。

 

「我的搭檔……不會就是他吧?」

 

 

一陣冷風吹過,現場十來人的滿當當,卻一時之間,安靜得鴉雀無聲。

 

 

「喔,等等……」這片寧靜讓朴忠栽發現自己背後涼颼颼的,正想再追問什麼,卻發現口袋中的手機不停的顫動着。沒多想,便掏出手機,劃開,塞到耳旁。

 

『前進啊!快救救我……』

 

麥克風處傳來的那熟悉的甜美嗓音此課有種說不出的絕望意味,回盪在耳邊,朴忠栽下意識的抬頭看了李先鎬一眼。

 

「彗星哥?」

 

沒多想,就站在朴忠栽身邊的他,自然也聽見了那聲SOS的呼換。

 

但看到他確認般的點頭,李先鎬突然有種好笑的感覺,他轉頭望向姜權佑PD,輕聲的問着。

 

「……油跟水一組嗎?」

 

 

 

-----------

 

 

 

那邊……

 

「呀!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這邊……

 

「隱藏攝影機嗎?隱藏攝影機吧!」

 

「不是的。這是我們的新單元,叫做“神話結婚了!”,本來是要找六為新娘人選來配合,不過為了避免因為新娘人選而造成各位私生活的問題,因此我們決定讓你們倆倆搭檔演出。」

 

「那為什麼我是跟他?」伸出的手指,直指着文晸赫的鼻子。「前進呀!玟雨呀!都好呀!就連烔完都比他好……」

 

「呀!彗星你……我哪點比不上金烔完了?我長得帥,又會做菜。而且我會陪你打電動,你喝酒糜爛的時候,我不會要你吃補品或一早挖你去爬山……」

 

「呀!你亂說啥!誰靡爛了?!」

 

「那個……」眼看倆人都快吵起來了,PD趕緊插入話題。「為了讓你們不要因為對方而尷尬,根據你們雙方在節目中的表現過程,我們會舉辦投票,決定下次錄製時,誰擔任丈夫、誰擔任妻子的角色。

 

「丈夫?」鄭弼教復述了一遍這個名詞,然後轉頭又看了文晸赫一眼。

 

「妻子?」文晸赫聽到這個名詞,愣了下,然後轉頭看了鄭弼教一眼,臉上突然多了點笑容。「當妻子的是不是要穿女裝之類的?」

 

「這個……可以加入參考。」PD聽到文晸赫的提議,又隨着他的視線在鄭弼教身上晃了兩下,黑粗皮的臉頰上也多了點紅暈。

 

「呀!你……」鄭弼教聽到文晸赫的問句,又被眼前倆人那上下打量的眼神激怒了,伸手就往後者的肩膀上拍了過去,卻被料敵先機的抓住了。

 

彗星呀!」沉重的低啞嗓音如重低音的喇叭穿入耳膜,一震一震的讓胸口的情緒不穩。

 

後者的臉異常的貼近自己,臉上的肌膚可以感受到那氣息中未消失的熱度,與自己文雅氣息不同的俊逸臉龐,有稜有角的臉龐俊美異常,如雕刻般的五官輪廓分明,外表看來好像豪放不拘,但那眼神中透露出的精光卻讓人不敢小看。

 

「這是勝負呀!勝負!

 

強大的威壓逼迫而來,鄭弼教下意識的想退縮,卻因為後者口中的“勝負”那倆字而僵直着。

 

突然,文晸赫放開了他,轉頭望向了攝影機。

 

「我一定會讓你穿女裝的!」

 

對着鏡頭一字一字的說着,臉上燦爛的笑容收不住,興奮的眼神中充斥著萬分肯定的認真。

 

「什……什麼?」突來的變換,鄭弼教還沒回過神,只是張大了嘴,呆愣愣的看着眼前正在示威的男子的背影。更沒注意到另外一台攝影機已經把他的表情全都收錄了下來。

 

Cut!」鄭PD低沉穩重的聲音響起。剛剛那劍張弩拔的氣氛瞬間消失一空,又恢復了往時的悠閒氣息。

 

Eric xi 反應很快!幹得不錯!」鄭PD用拳頭敲了敲文晸赫的肩膀,臉上很是滿意的表情。

 

「這段可以當預告!」文晸赫禮貌的點了點頭致謝,更適時地提醒了一句。

 

 

遠處──

 

「這個就是你說的驚喜?」玄太學帶著滿臉的無奈,瞪了身旁的人一眼。

 

上周的經紀人會議上,關於神放改版的內容,李宗玄語帶雙關又模糊的帶過,大家都是一頭霧水。

 

直到今天,玄太學才明白,那句莫名的“驚喜”是啥意思……

 

原來李總管大人居然隱瞞了這麼重要的“通知”。

 

只是就算不能告訴藝人們,至少經紀人們也要先打打預防針呀!

 

「你會被彗星哥殺掉的,我保證。」

 

沒有多餘的抗辯,李宗玄伸手攬了玄太學的肩膀,往店門口走去。

 

「哎!你幹嘛……」

 

「逃命呀……」

 

當然,在臨走前,沒忘記推了推身旁的小菜鳥,用下巴指示金寶根上去“服侍”下場上的倆位大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非限定空間

小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