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Mission (2)

 

 

「如果被欺負馬上打電話給姊姊,姊姊馬上來救你!」大姊曹真美緊緊地抱住眼前的弟弟,這個打娘胎出生就一直被捧在手心養的弟弟,上學有二姊曹心美的專車接送,放學有身為同校的三姊曹愛美、四姊曹佳美的護衛回家,他可是從來沒有離開家裡人的眼睛百步之內。

 

這一切都要怪這個國家沒事訂那什麼該死的教育制度?

誰規定唸高中一定要用考試的?她們可愛的弟弟居然考了21間都沒考上,最後只能跑到這間離家三百公里的住宿學校上學……

 

「不會啦!」曹圭賢乖乖地陪著笑容。

 

天知道他想這件事情多久了?真不枉費他冒著被其他學校的監考人員趕出去的風險,在考場睡覺、丟骰子、玩碟仙,專心致力地讓自己落榜,只是為了能夠上這間所有家人反對、卻只要能夠花錢(?)就能進來的高級貴族住宿學校。

 

「什麼不會?你不知道現在的高中生多可怕啊……」二姊曹心美不安地說著,臉上的表情好像出事的人就是她眼前的小弟一樣。

 

「前些日子不是才發生什麼高中生殺人分屍的事件嗎?好可怕喔~~小賢~~我看你不要唸這裡了,我看你明年再考好不好?」三姊曹愛美不安地抱住曹圭賢,想想她要是可以女扮男裝進來這裡唸就可以陪在弟弟身邊了。「不然我也轉學過來好了。」

 

「三姊!這裡是男子學校!女生不能唸。」曹圭賢差點沒暈倒,要是讓他四個姊姊這樣一搞,他美麗的獨立計畫不就毀於一旦?隨然他笨歸笨,也不至於笨到連這點都不懂。

 

「可是……」四姊曹佳美還是不安地看著他。

 

「好啦!好啦!你們快回去吧!我要進去了。」

 

「可是……我們幫你送行李進去啊!很重耶……」想要堅持在多留在弟弟身邊一會兒。

 

「今天家人不能進來,你們快回去吧!行李我自己拿就好。你們先回去吧!不要擔心我~~~~我每個禮拜都會乖乖回家,這樣好不好?」

 

「可是……」

 

曹圭賢翻翻白眼,接著又是一陣子的安慰兼保證。

 

 

 

---------

 

 

 

「結束啦?」

 

好不容易將姊姐們全都請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帶著一臉飛揚笑容的男孩染了一頭怪異的三七分栗金捲長髮,側著身體斜靠在一旁的樹上。

 

那人臉上的笑容燦爛到讓曹圭賢有種想要【滅絕】他的衝動。

 

「你還好意思說!」無力地拉拉胸前的領帶,白了沈昌珉一眼。

 

枉費他們感情好到可以穿同一條內褲,這沒義氣的傢伙都不會來救他?

 

「我才不敢跟你那四位姊姊打交道。太恐怖了!」沈昌珉縮縮脖子。他又不是想死,要是讓他那四位姊姊知道是他慫恿她們心愛的寶貝弟弟離鄉背井到這裡來追求自由,那他回家馬上就會被他那個喜歡美女的老媽給劈死!

 

「去你的!」一拳打在他的胸膛,臉上卻滿是喜悅。嘿嘿嘿~~終於可以自由了!

 

「沒禮貌!叫學長!」拍拍胸口,微微的疼痛在胸口發顫。這小子還是一樣怪力,明明就長得一附瘦不拉嘰的模樣說。

 

「學長?……你哪一點看來比我大?」

 

「去你的!死小鬼!」勒住曹圭賢的脖子,裝出怒氣。長了一副娃娃臉又不是他的錯,比他更像娃娃的大有人在,好嗎?

 

「對了!你答應要加入我的社團的喔!不要忘了!」說著就掏出內袋中的入社申請單,皺巴巴的紙張,可見他早就已經預謀很久了。

 

「這個啊~~再說啦!我還想先玩一下!」推回在眼前搖晃的爛紙條,曹圭賢十足沒意氣地回絕。

 

「你喔……算了!反正我先給你,你有空就寫一寫給我。我先帶你去報到,等等開學典禮就要開始了……」伸手將紙條塞進他胸前的口袋,反正他並不期望這個愛玩的小孩幾時能夠定下來。

 

說著一邊勾著他的肩膀,一邊把他往服務台帶去,沈昌珉喜吱吱地看著坐在服務台前的一干人等。

 

「呦~~大家早啊!」

 

「還早勒!你已經遲到很久了!」金永雲撇了撇嘴,有些不滿的看著他。連他這個的活動之後才需要出場的衛生組長都這麼早到,結果身為前線─活動組員的沈昌珉居然敢給他遲到?

 

「對不起嘛~~這不是我的錯啊!是公車路上拋錨了!所以……」沈昌珉一邊編謊話,一邊想要怎麼圓場。

 

「最好是公車半路上拋錨了啦!你這個理由已經用過太多次了!下次用個新鮮一點的!還有啦~~你們家活動副組長,鄭允浩先生已經在裡面飆很久了。你再不去,我看很快的你就會看到屋頂炸了!」金永雲愉悅地笑著。他只是好心提醒他而已啦!不是威脅喔!

 

「什麼?完了完了……我,我先走了!特哥,你幫我照顧一下這個傢伙!他是新生……」聞言,沈昌珉不由得冷汗直冒。

 

將手中的行李塞回曹圭賢的懷裡,沈昌珉頭也不回地往前衝去。

 

「喂?喂!……」

 

 

(待續……)

 

因為是改文所以.....

只要換換名字順下劇情.....

暫時,沒打算日更XD

小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